如何评价 2019 高考浙江卷作文题?

中文系评价浙江高考作文朋友圈大赏:

A:我眼中的浙江卷:《文学原理》

B:浙江的孩子们18岁就要写文原了……

C:这个题目越看越眼熟,不就是我这几天复习的文原吗……

D:浙江卷提醒我,我现在还没有开始复习文学原理。

我回答完这个问题之后才反应过来,会关注这个问题的大概还是高中生吧(所以抖了一个大家可能看不懂的包袱,嘤)。

并不反对楼上官方作文杂志答案的“保持自我和关注他人的看法”,但是觉得一个很好的题目,被消解成一个《作文素材》之流介绍写作方法的简单文本了。作为18届写了浙江精神的可怜考生(当然,这只是一个既得利益者的口水话罢辽……),看到19届的作文题目,还是希望能够借它来重新唤起一些因为上一年的导向而让很多人放弃的东西。

12年浙江高考作文题目_09年浙江高考作文题目_浙江高考作文题目

起码可以不要让后来者懊悔:为什么没有把高三看艾略特、里尔克、北岛;看卡夫卡、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看《呐喊》、《彷徨》、《故事新编》的时间,拿来看看人民日报的时评,看看作文素材,看看党政最新动向和重要会议的发言上呢?

虽然我还没有学过文原,甚至我隐约觉得我这个答案都幼稚拙劣。事实上,就算题干把导向落实到了生活和“我”的身上,这个问题背后可以思考的东西还是很多吧?

孙郁在比较周作人和鲁迅的时候,说过:关于人的存在的意义,关于己身与社会、与历史的关系,都是永具诱力的。

只要你直面生活,你都不得不遇到“人生为了什么书写”的问题。然而我写到这里还是词穷了,因为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同样拙劣,甚至不够我写完800字的作文纸。刚好我在复习现代文学史,我想插入一段放在这里可能会辞不达意的读书笔记:

从晚清到今天,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依然在苦苦地寻路。战争、内乱、饥荒、骚动……每一次苦梦结束的那一刹那,我便想起了周氏兄弟。在对民族与国家、个体与社会、情感与理智诸方面的态度上,他们所留下的遗产,是具有鲜活的参照价值的。这使我想起康德哲学与欧美文化、托尔斯泰与俄罗斯的文明史,周氏兄弟的世界,对中国现代文明而言,有相近的关系吧?周氏兄弟以他们的光泽,把中国的新文化,变得得深厚和丰满起来,以至后代的文化人,谈人生与社会,便不得不延续着他们的主题。80年代的新启蒙,90年代的个性主义文化的兴起,都闪动着两人的余绪。在许多文化人的语言表达方式里,你都能读到周氏思维方式对后人的潜在规范。“五四”后的新文化,走向是多元的,但作为一种生存哲学和生命的深层体验,我以为二周的遗产的深刻性,是无与伦比的。一个张扬着生命热力,在对苦难的抗争中,把生存意义指向了永恒;一个恬静超然,默默地品尝着生的苦涩,在忍受与自娱中,得到生存的快慰。二周的精神在一致性中,又分化出截然对立的两元世界。一个是进取的,一个是隐退的;一个是残酷的,一个是飘然的;一个是动态的,一个是静谧的。他们永远地纠缠着生存的最困惑的一隅,沿着崎岖的路,承受着命运之旅的诸多重负。今天,只要你直面生活,你便不得不遇到这种价值难题。要么选择鲁迅,要么是周作人。虽然,你也可以选择后现代、女权主义等等,但在正视黑暗与无奈的那一瞬间,你其实便不能不思考着鲁迅与周作人当年面临的同样主题。这是一种宿命,我们无法离开这两颗灵魂的余影。历史就这样地被持续着,正如同老庄与孔孟,后代文人除了重复他们外,还会不会有其他的选择?

孙郁《鲁迅与周作人》

一年前的我和一年后的我无疑是有很大变化的,也许这个巨大变化的一个重要节点是,我满心欢喜地看到18年的高考作文“浙江精神”,然后嗖嗖嗖写下考前刚刚看完的人民日报关于浙江发展的例子的那一刻。在一群人痛骂18年作文命题的时候,我总有些羞赧和尴尬。

而我觉得浙江高考作文题目,这份作文题无疑是一个让人回想起来不会那么羞赧和尴尬的时间节点。因为这个题目背后指向的是生存的最困惑的一面,从古自今多少人在这个问题上留下的思考,多少时代都打下了这个问题的烙印。是题干中的“我”、题干背后的“时代”、题干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未来”,都要持续为此焦虑与挣扎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