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议论文满分 中美文章分析】

关于中美满分作文比较的思考

对于中美两种满分作文呈现的截然不同议论文满分,我首先想说,存在即合理。大家都知道,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作文自然也是各有特色,体现每个人的见解和水平,这自然是极好的。但为什么中国的满分作文越来越俗套,炫技,使得很多人认为也不过如此呢?首先,中国人口基数不是一般的大,每年的参加应试高考的人很多,绝对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场考试规模都要大,每个人的作文风格不尽相同,但作文终归只是高考的一张试卷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把“高考作文”从高考的整体中剥离出来讨论本身就很无趣,我并不是否定作文的价值,只是想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客观公正地给每一个人的作文打分是很不现实的,况且作文本身就是不客观的东西。一篇作文,别说是两位老师,就是两位菩萨也不见得能给出一样的分数,高考作文批改的困难之处就在于此,那应该怎么克服这个弊端呢?老师只能采取另一种公正的方法。首先,看你的文笔,这是一个考生语文素养和基础的直接体现,让你的语文科目因为这个而失分得分是很公正的。第二,看你对材料的理解,我不紧想起叼着树枝过海的鸟这一高考作文题,大家都能准确地理解材料的意思,把中心放在鸟的坚持和努力,但有人的非要写从物理这一方面来说鸟不可能飞动,这是连起点都搞错了,我可以夸你物理学的很好,但是既然这题印在语文的高考试卷上,我只能给你零分,然后问一问你的语文课是不是都在学物理了?我们在高考考场上写下的文章,即是作文,又不仅仅是只是作文。

说到底,不论你的作文写得好坏与否。阅卷老师都没有兴趣,你的分数与他无关。他们出现在高考改卷场上大多出于其他的各种原因,但从“想要欣赏优美的作文”这一角度出发的少之又少。他们是阅卷老师,不是小书虫杯作文大赛的评委,好坏都与他们无关的情况下反而会打出最公正的分数。他们难道想给某些不认识的人低分来毁掉他们的未来吗?是因为人有优劣之分,作文也一样。《一杯沧海》是因为满分才被人拿出来研究,从而被发掘出很多所谓“诟病”。那鲁迅的文章是不是完美的呢,胡适的文章是不是也被批判过呢?更何况一个高三的考生。很多人觉得他不该满分,那么我想问:什么样的作文应该满分?答案是没有,因为你给予人们评判的自由,他们便会迷惘,你给予人们平等,他们便会陷入纷争。正如一个国家需要君王,高考作文必须得有统一的标准,这是对每个考生负责。为了所谓独特的考生打破规则,在庞大的群体和个人之间,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一杯沧海》和《生活在树上》的作者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他们深厚的文学功底与高超的素养。即是是套作和炫技,这种水平也是我望尘莫及的。在高考这样一个有着绝对数字排名的系统中,起码在作文这一方面,他们就是优于常人。全国有这么多作文,现在仅有这两篇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就足以证明他们的优秀,我本人的文章甚至连被拿出来评头论足的资格都没有,这是应试教育提供给每个人的挑战,更是机遇。满分的作文总要有,但没有缺陷的作文不可能有。我们不能因为一直仰望天空而忘记了脚下还有土地,从而说出“天空其实也就那么高,我只是到不了而已”这样的话来。

至于将中美两国的作文进行比较的行为本身就是不合适的,在两种不同政治制度和历史发展的影响下,两国人早就有着千差万别的思想理念。我和我的同桌尚且不能拥有统一的思想,更何况跨越了千山万水的两个国家呢?把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拿过来比较就更没有必要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是许国申先生在比较的两篇文字,虽然都名为作文,但实际上是不一样的,甚至是相背的两种东西。有人会问,都是人用手写出来,用脑子思考出来的,哪里不一样了?那我请大家从自身的角度出发,思考这样一件事:你在写“致抗疫战士的一封信”的时候,你的心情真如心中一样感动和激昂吗?在写期中考试试卷中的辩论稿的时候,你真的想辩个三七二十一吗?可能你自己都不清楚倍速播放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弊。更不用说编造“扶老奶奶过马路”这样的事去写“记一件令我感动的事”了。这是为了写而写,但这不是坏事,可这不能称为作文,这叫答题。但美国的考生不同,他们是为了自己而写,写出自己的想法和感情,可以直言不讳,所以他们的文章给我们的感觉是自由。这是很多人拿来诟病中国作文的一点,可这种自由基于美国的社会实际,他们的国情和高考的作用允许他们自由,并且他们需要这种自由,正如许国申先生所说的“美国考生是在大海中自由地游泳”。那是因为他们在美国的海中,而我们中国考生是否真的需要这种“自由呢”?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让中国的阅卷老师在批改作文的时候宛如看着“数以几十万计的考生在大海中游泳”,“自由地游泳”,他们该怎么办呢?反倒是整齐划地游,才能让老师看到谁游偏了,谁不会游。通过这个比喻大家应该多少明白了,作文与作文其实并不能一概而论,中美的满分作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完全不相干的两种东西。非要评个好坏的话,美国考生的作文思想深厚,但读起来平淡。中国考生的作文追求文采,但缺少踏实感。

议论文满分

或者将二者结合会有不错的效果,但这种“和稀泥”的行为也仅限于理论上说说,毕竟没有人能当了一辈子中国人再回过头当一辈子美国人,自由与教条不可兼得,我们只能将其维持在一个平衡的关系。

另类作文到底该不该打零分,这仍需要主观与客观,理论与实践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相结合去探讨。但对于许国申先生在最后所说的“希望中国学子以天足和美国学子自由竞跑”,我只想说,不需要,更没必要,我国自有国情在!